3G手机版

移动客户端下载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民健康 > 健康全民健康 > 正文

“垃圾船”长江偷倒事件调查:偷倒者趁雾天倒江中

字号:T|T|T
摘要:巨量的垃圾在长江口“漂流”,借力涨潮,登陆江苏太仓和上海崇明岛的江岸。

  在南岸太仓,从刘家港到七丫口的水闸七浦闸,随处可见垃圾附着在江岸边。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显峰

  巨量的垃圾在长江口“漂流”,借力涨潮,登陆江苏太仓和上海崇明岛的江岸。这是今年年初以来沿岸渔民发现的异常情况,大量垃圾并非来自上游城市,而是归属100多公里外的浙江嘉兴。

  12月中旬,北京青年报记者持续观察长江口岸边情况,在南岸太仓,拍岸而上的垃圾积成长带状,北岸崇明岛亦不容乐观,垃圾侵蚀沙滩和芦苇地,而附近即是上海自来水水源保护地东风西沙水库。这些上岸垃圾以生活类为主,五颜六色,种类繁杂,除了常见的破鞋、垃圾袋和泡沫塑料,还掺杂避孕套、尿不湿,以及药品、输液管和塑料针筒等医疗垃圾。

  知情渔民透露,每次新垃圾涌现前,长江上都会出现“浙江船”的身影,疑似趁雾天或黑夜直接向江中倾倒垃圾。与此吻合的是,大量含文字信息的垃圾指向其源头是浙江省嘉兴市下面的海宁、海盐等县市。12月21日,北青报记者从上海海事局获悉,该局近日在长江查扣两条涉嫌倾倒垃圾的船只,具体情况仍在调查当中。

  嘉兴垃圾长江“漂流”

  一只快递包装在浙江海宁被抛弃后,过了9天,它就通过“水路”登陆了江苏太仓。

  12月12日,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市,长江江畔,北青报记者在江边密集的垃圾带里挑起一只绿色的破编织袋。经过江水浸泡,袋子上的黑笔字已模糊难辨,但上面还贴着德邦物流的快递单,清晰可见单号。

  查询单号显示,该快递12月1日3时许离开西安,同一天的22时许到达苏州枢纽中心。但它没有在苏州拆开,4个小时后,它被送到浙江的嘉兴转运场。12月3日,快递被派送出去,当晚8时39分,快递在海宁被签收。

  海宁距太仓100多公里。9天中间,这只破编织袋经历了怎样的奇幻漂流才到达长江口?这个问题一时难解。但同在太仓登陆的大量垃圾显示,它们来自同一座城市。

  12月中旬,北青报记者持续近十天走访长江太仓和崇明段,发现大量的垃圾正在侵蚀着沙滩、芦苇地和堤岸。

  在南岸太仓,从刘家港到七丫口的水闸七浦闸,随处可见垃圾附着在江岸边,堆积多的地方绵延数百米,总长达数千米。

  在北岸崇明岛,鸽龙港的入江口边上,各色垃圾烂在芦苇丛中,西行数千米,能看到很多垃圾聚在岸边,或者散落在近水的沙滩上。

  这些上岸的垃圾以生活类为主,五颜六色,种类繁杂,除了常见的破鞋、垃圾袋和泡沫塑料,还掺杂避孕套、尿不湿,以及药品、输液管和塑料针筒等医疗垃圾。随着潮涨潮落,有的垃圾被卷进混浊的江水,浮浮荡荡;有的则缠在芦苇丛里,无法脱身。

  大量垃圾上的文字显示,其归属地包括但不限于海宁市、海盐县、秀洲区和桐乡市,并以海宁、海盐居多。以上地区皆属浙江嘉兴。

  能证明归属地的垃圾,包括一次性拖鞋、快递单、工厂的发票、废旧木牌或展板等。其中,拖鞋所含字样指向陌上花、人间四月天、凯迪雅、青年风尚、米兰假日等酒店宾馆。在电子地图上输入上述信息很容易查到,它们分布在海宁火车站周边。

  尽管医疗垃圾上一般没有明确的地址信息,但北青报记者找到的一只塑料盒上有贴纸,印着“海盐县中医院”。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新鲜垃圾上岸。”居住在附近的太仓市民李冰(化名)说。

  据李冰观察,江岸出现垃圾是近一年来的事情,“以前江边干净得很。上游冲下一点垃圾很正常,长江这么大,水流这么深,一冲就冲没了。但今年的情况不一样。”

  渔民郑义(化名)和李冰的看法一致。“就是这一年的事。以前捕鱼的时候,一网下去没什么垃圾,现在一网下去,垃圾多得不得了。”郑义如是说。

  据郑义说,今年年初两个月捕刀鱼和年尾两个月捕长江蟹的时候,长江里的垃圾污染最严重。郑义更进一步怀疑,江中的垃圾疑似是“浙江船”直接倾倒的。

  “浙江船”异地倾倒

  一个月前,郑义遭遇30多年捕鱼生涯中最惨的经历。一网下去,拉上来的全是尿不湿之类的垃圾,渔网全部报废。

  那是11月下旬的一天,接近傍晚,江面有雾。郑义的船在白矛航道,北纬31.41.262,东经121.14.756。他们看到,四五条船从上海方向来,往南通海门方向开,其中有“浙江船”。这种船容易识别,“后驾驶,船头高”。

  “开始没有意识到他们是装垃圾的。长江里这样的运输船很多,要么装沙,要么运砖头。离我们的船500米左右,我们闻到臭味,正议论是不是装垃圾的,那些船越来越小,一下子浮起来了,浮得特别高。”船员刘宁(化名)说。“看着他们的船迅速上浮,我们就猜测,这船倒东西了。”他随后便跟郑义讲,“肯定是垃圾,不得了了,要死人了。”

  郑义的船在下游,他们很快发现,渔网卷进了垃圾。“网是紧挨着江泥走的,由于水流速度快,垃圾把网具给冲得悬起来,但浮不上来,离水面两三米左右。”

  不久后,江面浮起垃圾无数,肉眼可见,各种各样的垃圾密集地挤在水面。“我们的船也向下移动。垃圾有好多篮球场那么大。船都不好开。”刘宁说。

  如果是旧网,郑义索性会直接把网扔掉,但这次网具是新买的,他们舍不得扔。咒骂声中,四个人使尽力气拉网。但以前一个人轻轻就能拉上来的网,这次四个人合拉都拉不上来。

  没办法,郑义只好用收网机拉。机器启动,艰难收拢渔网,发出一连串清脆的爆响。

  “尿不湿爆掉了,脏水溅了我们一脸,身上到处都是,”说起这事,刘宁一脸懊恼,“尿不湿还带着新鲜的粪便味,浸水之后重得很,都是发胀的。”此外,网里还捞上很多旧衣服,大人、小孩的都有。

  这次下网,一只蟹都没捞到。

垃圾中有破衣物、泡沫塑料,甚至避孕套和尿不湿。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 李显峰

12上一页下一页
发贴区
昵称|
注册
 欢迎您! | 退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可以输入300个字

神农山药网-健康-中医-现代医学-生物学-疾病-用药-健身-母婴-饮食-减肥-瑜伽-美容-整形-心理-男女-性爱-医院-疾病查询-论坛返回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权所有 神农山药网 - 健康门户网站
粤ICP备10229438号-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