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G手机版

实习医生日记之顽固失眠

实习医生日记之顽固失眠

今日去我院某教授跟门诊,有一位中年女性患者因“反复失眠20余年”来就诊。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真正意义上的熊猫眼,不过今日可真的见识到了,特拍了一张照片:

实习医生日记之—妊娠剧吐

实习医生日记之—妊娠剧吐

刘某,女,32岁,第一次怀孕,停经已12周。该患者停经的第九周开始出现恶心呕吐,开始时呕吐尚不多,3-5次每天。后来呕吐逐渐加重,7-8次每天,呕不能食,呕出食物及黄胆水。

实习医生日记之猪蹄脚

实习医生日记之猪蹄脚

组成 黄芪10克,党参(或太子参)10克,丹参10克,炒白术10克,薏苡仁15克,仙鹤草15克,白花蛇舌草15克,甘草5克。功能 益气活血,健运脾胃。主治 适用于治疗慢性萎缩性胃炎,或伴有肠上皮化生等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心理 > 婚恋心理 > 恋爱心理 > 正文

这些是你们亲密关系中的毒

字号:T|T|T
摘要:我们在吵架时喜欢说自己好的地方而斥责对方坏的地方如果你是在辩论中或如果对方是你的敌人你无妨这样做但假若对方是你最亲密最挚爱的人我建议你放弃这么有利的武器毕竟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我们在吵架时喜欢说自己好的地方,而斥责对方坏的地方。如果你是在辩论中,或如果对方是你的敌人,你无妨这样做。但假若对方是你最亲密、最挚爱的人,我建议你放弃这么有利的武器。毕竟,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他的脑海中闪过一种可怕的想法:他没有批评自己的所作所为,却指责朱丽叶酗酒。事实上,他需要朱丽叶酗酒,因为他就可以把所有的错都推到朱丽叶身上,甚至自己被困在盔甲里也是她的错。

  当骑士意识到自己过去如此不公平地利用朱丽叶,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无法停止。

  ——摘自罗伯特费希尔的寓言小说《盔甲骑士(又译)》

  一位朋友对我说,他的父母都七十多岁了,仍然经常吵架,而且每次都吵到似乎恨不得杀了彼此。

  他们会吵些什么呢?我问他。

  他回答说,起因总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最后必定会吵出两件事,一件是爸爸说妈妈的,爸爸谴责妈妈在20多岁的时候曾经想离开他跟另一个男人走,一件是妈妈说爸爸的,同样是谴责他在30来岁的时候曾喜欢上一个女邻居。每当一吵到这两件事,两位老人的愤怒就会达到顶峰,很快都会陷入暴怒,那时假若他在旁边便会感到害怕,觉得空间里弥散着浓浓的杀气。不过,这只是他的感觉而已,因为他不在的时候父母仍然会吵架,但他们吵了一辈子,从来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而且也没有谁被对方的杀气杀死。

  但是,为什么四五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背叛”还是念念不忘呢?并且,他们当时只是动了动“背叛”的心思,但并没有发生背叛的事实,别说性行为,连牵手的最低程度的身体接触都没有过。

  对此,我的理解是,这两件“罪过”其实只是挡箭牌而已,这是在亲密关系发生冲突时常见的策略,当你因为一件小事对我表达不满时,我就将“你曾经背叛过”的挡箭牌竖起,这样你就无法因为这件小事而攻击了,我就将你射来的抱怨之箭挡了回去。但是,我有这样的挡箭牌,你也有,毕竟生活了一辈子,谁没有大一些的过错呢。于是,为了更好的进攻和还击,你也竖起了挡箭牌,两人于是一手持“你犯过重大错误,你是个罪人”的挡箭牌,一手持枪,打来打去热闹非凡。

  挡箭牌似乎可以保护自己,但它具有巨大的杀伤力,它不仅令夫妻吵架每一次都严重升级,更要命的是,它令夫妻关系变得不可沟通和交流。本来,任何一个小小的不满和任何一个小小的快乐一样,都是一次心与心相通的机会,不管是喜悦、欢乐、感恩,还是愤怒、怨气、嫉妒甚至仇恨,我将我的感受告诉你,你将你的感受传递给我,我们就这样建立起了链接。

  在电影《阿凡达》中,纳威人只需要将辫子插到六腿马或飞鸟伊兰卡的辫子中,心灵感应级别的链接就会在一瞬间建立,但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没有这么便利的方式,我们要不断地表达自己的感受,并去感受到对方的感受,某种程度的链接感才会发生,而链接感一旦会发生,一个亲密关系就会变得牢不可破,而那要命的孤独感也会消失大半。

  但是,假若一旦发生冲突就竖起“你是个大罪人”的挡箭牌,那么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你也切断了感受传递的通道。

  并不是只有脾气大的人才使用挡箭牌,实际上,在我看来,几乎在任何一个亲密关系中都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而且很多时候相当隐秘。

  多年前,我一位来访者遭遇到噩梦般的打击,她发现先生有一个很不堪的事情。她不能接受这件事情,但同时,她更不想离婚,同样,先生也不想离婚,并发誓痛改前非。并且,他们两人都各自找了心理医生为自己做治疗,尤其是先生用了很长时间给自己做治疗。

  从此以后,先生的确再也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但她一直在担惊受怕,担心噩梦重演,任何一点蛛丝马迹都会让她非常恐慌。只是,她是一位特别知情达理的女子,轻易不会表露负性的情绪,而且她从理性上也知道这可能是自己瞎担心,除非找到确凿的证据,否则自己没有道理去怀疑先生。

  这样过了很多年,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压抑,这件事在心头上越来越重,成了一团浓重的阴云,于是她又来找我做咨询。

  咨询期间,一天她又发现先生有犯前科的迹象,一下子有了崩溃感,但我建议她去了解真相,去鼓足勇气找当时情景中的所有人去谈,尤其重要的是和先生去谈,当然不一定要把她的担心说出来,只要去了解他当时的所思所想所为就可以了。

  谈过之后,她发现,这完全是自己的想象在作怪,她过于担心噩梦重演,于是一切注意力都放在了防范噩梦上,结果她只关注任何与噩梦相符的细节,但事实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她根本不必担心。

  这让她一时有了很大的解脱感,但她仍忍不住想,如果以后自己仍然活在这种担心里怎么办,下一次要是自己还是这样疑神疑鬼那该多痛苦,是不是干脆离婚得了,那样就可以一了百了,再也不必生活在疑虑和恐慌中……

  就在这个自然而然的思考过程中,她脑海中突然间电闪雷鸣般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涌起,她注意到,自己每当和先生发生任何一次或大或小的冲突时,她都会自动联想到那场噩梦。这个发现令她恍然大悟,她明白,原来,不断去和那场噩梦纠缠,竟然仿佛是她的一个诡计,只要一使用这个诡计,她就可以逃避掉和先生这份亲密关系中的所有责任,而先生就得为这一亲密关系的过错负全责。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那场噩梦,她终于可以彻底放下了,她全然地原谅了她的先生。

  需要指出的是,与前面提到的那对老人家不同,这个女子非常温柔,她不会和先生激烈争吵。但是,她只是形式上不激烈争吵而已,她的内心中一直都在剧烈地争吵,而且一样的,她无时不刻都在使用“你是个罪人”这样的挡箭牌,并且比起那对老夫妻而言,她使用起来更加理直气壮,因为似乎完全毋庸置疑,她的先生就是一个罪人。

  值得庆幸的是,她放下了“你是个罪人”的挡箭牌,而放下之后,她清晰地发现,先生是她生命中多么重要的人,他们之间的链接是多深,她的的确确愿意和这样一个男人厮守一生。

  就事论事,对事不对人,这不仅是职场上的重要原则,也是亲密关系中的重要原则。很多人可以在职场上做到对事不对人,但在亲密关系中就未必能做到这一点,事实上,我自己很少发现有人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也许原因是,亲密关系是我们最在乎的,我们越是在乎,就越是怕承担责任,就越是希望分出个谁对说错来,而毫无疑问,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对的,而对方是罪人。

  所以,在亲密关系中,不去纠缠谁对说错也是很多婚恋专家们强调的一个原则。

  真做到这些原则,首先需要一个意识:谈事情a的时候,只谈事情a,而不去扯事情b、c和d等等。否则,事情b、c和d等很可能就是挡箭牌。

  并且,谈事情a的事情,重要的不是去分出个对与错来,重要的是自己和对方的感受,具体到你自己身上就是,你能否坦承地表达你的所有感受,你又能否聆听到对方表达出来的感受。

  我另一位来访者,她和先生处于离婚的边缘,原因看起来很老套,她的先生有了外遇。有了外遇,看起来也是一个不容置疑的巨大过错,但至少一个心理医生不会总和自己的来访者谈谁对谁错,我首先关心的是,“你想要的是什么”。

  我一次次问她,事实已如此,但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每一次,她都很清晰地回答说,她最想要的是老公,她不能想象没有他的生活,而且,她的确发现自己内心中对他仍然涌动着很深很深的爱。并且,有时她甚至也想,其实他们的婚姻早就出现了问题,他们都需要重新学习怎么与对方相处,先生出现外遇只是一个契机。

  不只她这样想,她先生也这样想,他一样也不想离婚。

  但最后,先生还是动了离婚的心。一天,他提出了离婚。她问,为什么。他说,以前,我在你心中是珠宝,但以后,我在你心中就是一个垃圾,我不想在你面前做一辈子垃圾。

  她鼓励他说,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好了,我们以后可以好好过。

  听到这句话,他先生不再吭声。

  先生那样说,是在向她表达感受。但是,她挥起的挡箭牌“你错了”切断了这个感受传递的链条。并且,她的话也的确验证了先生的担心,以后我会在你面前一直是一个错误的垃圾。所以,她这句话会更加坚定先生想离婚的心。

  我给她讲了挡箭牌的概念,也讲了几个相关故事。她有所悟,并反省到,的确,假如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那么她可以料想,如果他们没有离婚,那么每当他们发生冲突时,她都可能会甩他一句话“谁让我没有人家温柔体贴呢?”这句话看起来是在自责,实际上是在提醒他“你是个罪人”,接下来的意思就是“你还怎么好意思和我吵架呢?你没有资格!”

  她先生很了解她,知道自己以后会一直生活在“我是个罪人”的感觉里,所以他宁愿离婚,尽管他并不愿失去她。

  当然,她不想有这样的结果,那她就需要放下这个挡箭牌,学习体会先生传递来的感受,也要学习去体会并表达自己的感受。

  所以,我一再问她,当老公给你讲这番话时,你的感受是什么?

  让她表达出感受来,这真的不容易。一开始,她讲的都是思考,尤其很多是评论,而感受,主要是身体的感觉和情绪这两种。

  最后她终于讲到,当老公说这番话时,她心里觉得有些暖,也有些辛酸,她觉得他那时像个担惊受怕的孩子。当表达出这番感受时,她的眼睛有些湿润,她说如果再有那一刻重来,她很想抱住他,对他说,我爱你,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珠宝,我也不想这辈子一直都生活在你这次外遇的阴影中。

  但同时,她也觉察到自己有很大的怒气和恐惧,这些,她也可以传递给她的先生。

  “你是个罪人”,这是亲密关系中最容易找到的挡箭牌,也是最好的挡箭牌之一。很多时候,我们甚至会主动去追求这样一个挡箭牌,好让自己永远在亲密关系中处于优势地位。

  我一个朋友说,她的前男友曾对她明确说,你不妨去试试其他男人,最后你会发现只有我才会对你这么好。果真,她去试了,而后又回到他身边,他的确还对她很好,但同时多了很多抱怨和讽刺。她受不了,和他彻底分手了。

  要命的是,据她所知,他和之前的另一个女友也说过同样的话,而那个女孩和她一样也是先背叛他再回到他身边,最后又彻底和他分手。

  显然,这个男子的两次恋爱模式是心想事成的结果,他心里想“你不妨去试试其他男人,最后你会发现只有我才对你这么好”,而这句话的前半部分果真成为事实,但后半部分却未应验,因为没有谁愿意生活在“我是一个罪人”的感觉里。

  当然,类似这种心想事成,女性更为常见,我也听到过太多的故事,女性很容忍自己男友或老公在外面乱搞女人,而她们自己却异常忠贞。甚至,在分手了之后仍然坚守着这份忠贞。这种局面,其实是追求“你是一个罪人,我是一个圣人”的结果。

  坚守着这份忠贞的女性,会在分手后仍对前男友或前夫念念不忘,一方面会抱怨他们“不珍惜我”,另一方面又不断向别人唾弃他们“你看这个禽兽”。一个女子对我说,“我要让他知道,我永远对得起他。他这个禽兽!”

  但是,有时候,这个禽兽一旦和“圣人”分手了,找了一个不是圣人的新伴侣,奇特地不再是什么“禽兽”了。

  所以说,“圣人不死,大盗不止”这种格局不只会在政治中出现,在亲密关系中一样会出现。

  完整的说来,我们最容易挥舞的挡箭牌就是“我是圣人,你是罪人”。因为这一点,我们在吵架时喜欢说自己好的地方,而斥责对方坏的地方。如果你是在辩论中,或如果对方是你的敌人,你无妨这样做。但假若对方是你最亲密、最挚爱的人,我建议你放弃这么有利的武器。毕竟,你最想要的是什么?

  此前,我写过一篇文章《纳粹主义的魔力是什么》,写那篇文章,是因为我明白,很多时候我们在追求一些看起来很是伟大的东西,其实是为了逃避自己的生活。用美国政治学家埃里克霍弗的话来说,即“逃避自己可憎的自我”。

  写了那一篇文章后,一旦有人和我谈话时跑题,从当前的小话题进入了一个宏大的话题时,我就会开玩笑说,你是纳粹。

  本来,希特勒之所以能执掌德国,就是因为德国整体处于“可憎的”状态之中,需要找一些替罪羊去转移这一切。于是,希特勒用“我们是伟大的雅利安后裔,其他人种都是低等民族”这一策略蛊惑了德国,这其实不过是扩大版的“我是圣人,你是罪人”而已。

  而且,那些“伟大”的运动也会成为我们在家庭生活中争斗的挡箭牌,所以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我们国家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了可怕的亲人相残的状态,因为我们本来就在寻找挡箭牌,而伟大的运动本身就给我们提供了伟大的挡箭牌,让我们可以在一个很小的冲突中去拼命压制对方。

  所以说,放下亲密关系中的挡箭牌,是个人生活和社会体制的重要基石。

发贴区
昵称|
注册
 欢迎您! | 退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山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可以输入300个字

返回顶部↑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人才招聘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0-2016 www.sunyet.com 版权所有 神农山药网 - 健康门户网站
粤ICP备10229438号-1 | |